專訪 NYCHOS:街頭藝術 Hype 化 其實是一件嚴肅的事


如果在前幾年,大眾對街頭藝術的認知還停留在 KAWS、Bansky 之類話題人物身上的話,那么發展至今,相信不少人已經認識到了在這生態中更多作出長久貢獻的文化塑造者以及創造力突出的新興藝術家們吧。

一方面街頭藝術和所有文化運動一樣,發展至一定程度,經歷著跨領域的擴散以及顛覆認知的階段;另一方面,大眾審美跟隨媒體導向,如果主流媒體只把目光聚焦在熱點那么很容易進入死循環,而個人和小團隊的話語權比以往來的更有影響力,某個領域的熱門人物并不能完全代表這個文化場景,更多值得被挖掘的故事和價值逐漸浮出水面。

NYCHOS 作品(圖片來源:REM)

探討著各種各樣題材、使用不同代表性風格和媒介的藝術家們,組成了紛繁多樣的街頭藝術社群,來自不同階層和背景的他們所創造的藝術,通過今時今日的成績證明了街頭藝術的影響力和傳遞性。

若是提起通過具有沖擊力的色彩和構圖,以卡通、流行文化角色、動物以及人物的解剖為主題,那么必定是街頭藝術家 NYCHOS 為代表。在過去的十年里,他和 Rabbit Eye Movement,以 Rabbit 為標志的藝術團隊,就像兔子一樣在世界各地的街道、戶外繁衍…

他的大型壁畫窺視著皮膚之下的世界,雖然會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細節,但是這一切畫面上的意象,都在傳達他揭示內在本質的渴望,越真實和純粹的東西或許也是人們越難接受的東西。

此番我們借由代理多位知名街頭藝術家的美國潮流文化推廣機構 The Curative Company 找到 NYCHOS,向他了解了更多關于這一代表性的創作風格,以及他如何看待涂鴉和 Urban Art 間的關系,對街頭藝術熱潮下的商業化以及未來發展的看法…

 

NYCHOS

街頭藝術家

⌈解剖流行偶像是一種提醒,無論名氣有多大,最終我們都是一樣的血肉之軀⌋

你的家庭背景似乎對你的以解剖美學為主的創作起到了很大影響?和我們具體聊聊。

我成長在奧地利東南部的一個獵人家庭,所以我在很小的時候就接觸到了動物解剖學。我看著我的父親和祖父給他們的獵物開膛破肚,而頭骨和骨頭是作為戰利品保存的,所以我有機會仔細研究一整天。回想起來,我可能從那些非常早期的童年記憶中得到了我的初始靈感。從我記事起,我就對解剖學和人體內部的運作方式著迷,當我看卡通片時,我會很好奇迪士尼的美人魚魚尾是什么結構,并問自己如果她有腿會是什么樣子、她的魚骨又是如何,有一種強烈的驅動讓我想要畫出來。所以,解剖學和人體與動物的結構是我一直以來都熱衷的話題。

 
 

NYCHOS 曾經在展覽 《MONOCHROME ORGANISM(單色有機體)》中展示的具有解剖細節的手稿(圖片來源:JUDDY ROLLER)

你的作品常見到骨骼、器官、血管、神經等的剖面,為了寫實你有真正系統的去學習生物解剖學知識嗎?

我從小就開始學習解剖學了,我有很多關于解剖學的書,而且一直熱衷于參觀自然歷史博物館。研究,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因為解剖學是我的工具,即使我的風格自由不受拘束,但精準性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我想這就是了解解剖學的意義所在,一旦你對你的工具有所了解,你就可以開始探索和表達了。

你是否也從漫畫以及重金屬音樂中汲取了靈感?

當然,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 80 后。

NYCHOS 對經典卡通人物的一系列解剖插畫(圖片來源:REM)

你所選擇的 “改造” 對象大多是流行文化中的經典人物角色,為什么呢?

可能出于上述原因——好奇心和 80 年代文化的影響。我是一個視覺導向的人,電視節目對我產生了至關重要的影響。在我童年的某個時候,我開始意識到這樣一個事實,我們從電視上得到的大部分信息都是非常表層的,而我發現解剖是一種觀察表象之下的工具,因此我決定通過這個途徑觀看那些電視中的名人。就像我之前說的,我總是想象卡通人物的內部是構造,兔八哥是另一個例子,他是一只兔子,但在某種程度上,他也是“人”,這些都是我喜歡拿來“玩”的點子。最近,我還專門為喜歡的卡通人物制作了一系列解剖式的限量版畫。

2016 年我在紐約 Jonathan Levine Gallery 舉辦了一場展覽,展覽中探討了我們如何看待著名的流行偶像,展示他們的解剖結構是一種提醒,無論名氣有多大,最終我們都是一樣的血肉之軀。

NYCHOS 在 Jonathan Levine Gallery 的個展《IKON》中作品(圖片來源:Jonathan Levine)

提到涂鴉藝術中的 “醫學”,大家很容易想到你的解剖,還有 SHOK-1 的 X 光。你作為解剖 “畫風” 的代表性人物,你認為醫學和藝術有什么共通的地方嗎?

人體本身,或任何有生命的東西,都必定是 “high end art”。無論是自然或是上帝創造了我們,都在藝術層面上對我有很大啟發。解剖學一直是我的“藝術燃料”,這個靈感是取之不盡的。

街頭藝術家中玩 X-ray 的代表 SHOK-1(圖片來源:Google)

你想通過自己的作品傳達給觀眾的最主要的信息是什么?

誰一定說藝術家一定要尋找回應呢?我從我的靈魂深處創造藝術,任何使我動容的東西都會成為靈感。其他人對此的反應與他們的個人感知有關,這顯然是我無法、也不想控制的事情。不過我欣賞人們任何形式的反應,這表明我在溝通的方面做得很好。

⌈我想讓人們看到街頭藝術的生態和社群⌋

Rabbit Eye Movement 在維也納的藝術空間

聊一聊你創立的平臺 Rabbit Eye Movement(REM),這個想法怎么產生的?你們現在具體在做哪些項目?

我在最初 2005 年創立 Rabbit Eye Movement,獻給所有活躍在街頭藝術舞臺上的藝術家。多年來,它演變成為了關系網絡,將人們聯系在一起,推動了整個場景的發展,所以我決定給它一個載體,2012 年我們在維也納建立了藝術空間,同時也是一家代理機構,致力于設計和印刷品。

我兩年前搬到加州時,也為 Rabbit Eye Movement 創造了第二個根據地。大家都知道,兔子的繁殖能力很強。

 

Rabbit Eye Movement 團隊(圖片來源:REM)

作為一個藝術家和一個推手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

這是不同的工作,而且超越了工作的定義,而 Rabbit Eye Movement 是整個團隊的協作。我決定開設藝術空間,主要是因為我總是樂于發現新的藝術家,我覺得他們中的很多人值得在奧地利得到更多的關注,所以我在維也納通過藝術空間來介紹他們,這就是 Rabbit Eye Movement 的作用,畫廊有機會吸引到人們對藝術家的關注。

關于生活方式、街頭藝術和亞文化的紀錄片《The Deepest Depths of the Burrow》,由電影人 Christian Fischer 制作,記錄 NYCHOS 以及 REM 其他成員近兩年的環球旅程,從柏林到舊金山、哥本哈根、夏威夷,用獨特視角展示當地城市藝術和涂鴉,并采訪多位藝術家

拍攝紀錄片《The Deepest Depths of the Burrow》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這部電影主要是關于藝術家旅行和創作的方面。我們把這兩個部分放在一起,因為我一直覺得很遺憾,有那么多人在街上或者網絡上看到街頭藝術作品,但實際上沒有多少人知道它們是如何被創造出來的,以及為什么而創作。我想要分享整個背景故事和隨之而來的冒險經歷,我想讓人們看到街頭藝術的生態和社群,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活躍在世界各地。

另一個有趣的方面是,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街頭藝術的處理方式也不盡相同,當我開始旅行時,所有接觸到的事都對我產生了巨大的影響。“Travel to paint, paint to travel” 是我那段時間的座右銘。能遇到擁有相同愛好的人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在人們為自己創造的宇宙中,并不存在邊界。這些都是我想分享的經歷,所以我們才拍了這部電影。這不是一部自傳式的電影,我希望每個看過的人都領略其中的觀點。

⌈Urban Art 可以是任何東西,可以是壁畫、舞蹈、音樂…⌋

NYCHOS 在圣地亞哥音樂節 KAABOO 上的創作(圖片來源:REM)

從涂鴉發展到 Urban Art,你認為這是兩種不同的系統嗎?面對藝術評論的劃分,這對藝術家個人來說是否并不在意?

普遍來說,沒人在乎的。但是,既然人們總覺得有必要比較,我們完全可以談論它。就我個人而言,我看不出有什么區別。我知道這兩個術語有一個全球性的區別,許多涂鴉寫手想把自己和街頭藝術的形式分開,這也沒什么關系。但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地說,涂鴉歸屬于街頭,它根植于街頭的能量又用創作回饋于街頭;而另一邊,街頭藝術作品如今也出現在畫廊中。

我不覺得有必要在兩者之間劃界,因為我經歷了所有的過程。開始涂鴉的原因是我想成為一名藝術家,噴漆教會了我所有關于顏色的知識。當我作為插畫家時,我的自然反應就是創造角色,這就是為什么我會把它們加到我的作品里,當字體褪為背景、具象成為主角時,人們突然稱我為街頭藝術家。但是我想要的只是創作而已,所以對我來說這些區分并無意義。人們顯然喜歡分類,我不會怪他們…

Urban Art 可以是任何東西,可以是壁畫、舞蹈、音樂,任何… 如果你想成為一名藝術家,你最好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某些標簽下。

 
 

走進 NYCHOS 工作室(圖片由 The Curative Company 獨家提供)

你認為街頭藝術對于城市、社會和人群來說最重要的意義是什么?

藝術是交流,是生活。正因如此,街頭藝術永遠是城市生活的標志。

消費主義盛行的今天,你怎么看待“街頭藝術改變了社會,社會同樣改變了街頭藝術”這個說法?

我們正在談論的是全球范圍的藝術運動。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地域、文化和社會形態,你不能說是整體的影響,因為每個地方都不一樣,我能做的是分享我花了很多時間所完成的成果。

在維也納,一個真正被藝術改變的地方是多瑙河運河區域,我 2005 年開始在那里畫畫時,還是一個死氣沉沉的地區,也沒有人去過那里。基本上,你遇到的人都是癮君子和毒販。就涂鴉而言,當時并沒有太多的事情發生。2006 年小布什訪問了維也納,由于想到警察必定忙不過來… 我動員了十幾個人在運河邊畫了一堵巨墻。后來我和其他十五個人在每座橋上作畫,一年之內,參觀人數穩步增長,你看到的不是癮君子,取而代之是推著嬰兒車的媽媽們。我們承擔著風險,花費時間和金錢創造了一個新的城市生態,后來越來越多的人去那里創作,今天的多瑙河運河是國際知名的城市文化景點,也是維也納的標志。這很不可思議。

舊金山是另一個例子,早先因為街頭藝術和涂鴉運動而著名,而如今,富人和資本開始接管這個場景… 這座城市正在經歷一場奇怪的發展,慢慢地失去了許多城市藝術的印記,藝術家們被迫離開這座城市,因為生活成本太昂貴。

藝術和社會,都像是生猛的野生動物,是在不斷變化和適應的。

維也納多瑙河運河(圖片來源:Google)

街頭藝術和波普藝術你認為有哪些在形式、媒介、風格、受眾等方面的共同點?

談及波普藝術的精髓,我想說和街頭藝術的共同點就是這兩個運動都很流行化。街頭藝術正在經歷一場令人難以置信的熱潮,它也將像這樣持續一段時間… 就風格而言,你真的不能比較這兩個運動,因為街頭藝術可以是任何東西,它發生在街頭上,并不一定與某種風格聯系在一起。而波普藝術是一個明確的定義,一種風格,因此,波普藝術也可以是街頭藝術。

另外,在波普藝術出現的時代,它是街頭群眾的語言,其中的卡通和漫畫語言反過來又激發了涂鴉的靈感。這就是為什么你會覺得他們有交叉點。街頭代表了發生地,藝術家代表了風格,使得這種藝術走向了一種不同的形式,我們稱之為街頭藝術。如果有人在街上畫一只米奇,那就是街頭藝術;如果他把同樣的米奇放在 T 恤上,那可能就是波普藝術了。

⌈成為一名優秀的藝術家并不能自動讓你成為一名優秀的品牌經理⌋

現在成功的商業藝術家也變成了一個“萬用”的品牌標簽,你認為對于藝術家自身來說這個趨勢的利與弊分別是什么?

這一發展可能與畫廊已經改變了的事實有關。在過去,由畫廊主代表藝術家,而現在,藝術家的工作是表現自己,這可能會讓人產生藝術家是一個“品牌”的錯覺。當然,這種發展有利也有弊。如果你問我,那么可能在獨立地呈現自己方面是一件好事。

但不幸的是,成為一名優秀的藝術家并不能自動讓你成為一名優秀的”品牌經理”。很多才華橫溢的藝術家在互聯網迷失了方向,因為他們沒有參與社交媒體游戲的技能。互聯網是一個泡沫,我們都是泡沫中的消費者,必須不斷地提醒自己,泡沫之外也有生活,即便它并不那么容易接近。我們必須意識到這樣一個事實,我們是這瘋狂發展中的一部分,不幸的是也擁有很多受害者。

 
 
 

去年在洛杉磯舉行的大型街頭藝術展《Beyond the Streets》,展出全球頂尖藝術家的繪畫、雕塑、攝影、裝置等作品,是一次盛大的慶祝與回顧(圖片來源:Google)

街頭文化發展日前高漲的今天,街頭藝術也在當代藝術、時尚領域打開了市場。但不乏資本將街頭藝術作為盈利工具,REVOK 狀告時尚品牌抄襲、Bansky 抨擊藝術拍賣市場、KAWS 作品拍賣破億。你怎么看待這些現象以及未來的發展?

在歐洲和美國,這個市場已經存在了很長一段時間,Bansky 也已經做了大約 20 年… 多年來,市場跌宕起伏,但是目前它正在爆炸式的發展,也在其他國家不斷擴張。因此,許多藝術家可以用他們的作品謀生。但在這一點上需要澄清的是,人們并不是在購買街頭藝術,他們正在購買一位藝術家的作品,這位藝術家碰巧是一位街頭藝術家。顯然,這些藝術作品與街頭背景有關,但不能被定義為如此。

街頭藝術代表了年輕人的藝術而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越來越多的機構正在為街頭藝術進入美術館而鋪路,譬如 Roger Gastman 策劃的《Beyond the Streets》這樣的展覽,打破訪客記錄就證明了我們掌握著行業命脈。這種 “Hype” 其實是一件嚴肅的事情,我對未來的發展感到非常興奮。

 NYCHOS(1)
責任編輯:Coldboi
文章來源:NOWRE
數據統計中!
{{arc.userid}}
{{arcf.userid}} {{arcfIndex + 1}}

{{arcf.msg}}

{{arc.msg}}

天天红包赛第一名多少钱